綠色 - 教育共和的本色

綠色與教育

  喜歡綠色,覺得綠色是生命的、自然的、和平的、包容的、創意的顏色。置身青蔥的郊野,總令我回到古遠混沌無私無我的一種舒坦國度,心開意解。

  事實上,人類發現生命金字塔的最底層即由綠色的植物構成,然後是食用植物的草食性動物,最上層是肉食性及雜食性的動物。沒有綠色植被,便沒有整個動物界。它是地球生命的主色,不可缺少,也最易視為理所當然、無可無不可,正如我們很少在意我們在呼吸的空氣,太習慣以至不當是一回事。

  教育呢,許許多多的教育機構都愛以綠色做標誌,香港教育學院即是以一棵青苗作象徵,可見教育與綠色的貼切關係 ---- 教育如培苗,十年樹木,百年樹人。問題是,我們有怎樣的育苗觀、樹林生態觀與人文生態觀?

  我們要栽種的是溫室的花卉?抑或是野地堅強美麗的野花?
  我們想看見的是片整齊一色的樹林?還是參差有致、綠色花斑的天然生態林?
  我們相信人與花木的同質性,需要自然界許許多多的滋養與孕育嗎?還是深信人類文明文化的積澱勝過自然的陶養?

  如何獲取文明教化與自然滋養的美妙平衡?
  這些問題的背後,在重複多面的敲問:人是甚麼?教育與學習的本質又是甚麼?為甚麼如此?唯有不斷反思,不斷迫問討論解答印證,我們才是棵強韌的小草,有能力穿牆過壁,獲得所需的陽光與水份。

  未經一身徹骨寒,怎得梅花撲鼻香?真正的成長從來如是。

  二千年到現在,自然學校在大嶼山西部萬丈布高地生態植林,春天種樹,秋天護苗,為的是要恢復經山火焚燬的一片生態林。帶領我們的朱sir有心有智,每次都會和我們開示「生態植林」的深意 ----- 「不要迷信三幾年專家學者的研究,生態的奧妙不是分門別類的專門事,而是涉及無量生命的千秋學問,一代人學不了,只有謙卑的承認無知,不自以為是,任意妄為就是了」
這是對自然對人事真有體悟的警言。

  學習有機農耕,推廣有機農作物讓我認識多一點綠色的另一層啟示。

  一棵符合自然規律的菜心,在香港本需要40至60天的生長;因為炎熱多蟲,四至八月不宜種植,而且每棵長成的菜心應是高纖有質地的。今時今日,我們漠視自然律,用化肥、化學農葯、長途運輸的方法,使每年每天都能買到吃到20-30天長成、無蟲能吃、低纖弱質、迢長水遠運來的有毒菜,而視之為正常當然,這不是多重逆天而行的乖悖文化嗎?

  於是我們組織消費者與有機農民,創設了「生機飲食網絡」,藉由共同購買支持農友以符合自然規律的方式種植對大地對人類健康有益的蔬菜。

  這過程,我深深體會真正的綠色是共在共存的、和平和好的,只要符合自然律,作物與雜草諸蟲可以共生;消費者、農友、大地可以均享利益。這種共和共享的耕種,才是可持續發展的,這也是世界先進農業國家吃過化學農業苦果檢討出來的普遍共識了。日本著名的自然農法大師福岡正信甚至說:「與其考慮要做甚麼,不如考慮不要做甚麼。」

  教育何曾不是?不要揠苗助長,不要迷信大量產作的教育工業,得相信每人的自力(學習動機與能力),根據學習者的特性,提供適性人性的學習環境與助力(健康正面的人師與教法),他定會長成自然均衡強健的一個人,能成為一個健全的人,自然即是社會的英才,貢獻世界的一員。

共和是出路

  走過乖戾紛亂的二十世紀,廿一世紀是人類存異求同的大時代,不同國族、文化、宗教在地球村內接觸頻繁,如果彼此沒有和諧包容的前提心態,矛盾只會如Huntington所預示的文化衝突論的越演越烈,終至同歸於盡。故此,廿一世紀全球的教育主題應是共融與和諧 ----- 真誠的共和。

  這也就是綠色教育要走的方向,透過學校理念的確立,教職員團隊的身體力行,學校課程的實施,家長社會人士的支持,這將是本土教育的新嘗試,回應全球化問題的新路向。

  所謂共和,關鍵在和,已故教宗若望保祿二世任內致力推動仁愛與和平的國際關係,奔走各國消弭分歧,並在公元二千年公開承認教庭歷史上所犯的罪過,坦誠懺悔求赦,顯出大無畏的信仰力量。01年我在鹽寮淨土,臨太平洋隨區紀復先生學習「和好操」,第一式是與自己和好,第二式與別人和好,第三式與自然和好,最後一式與天父(或各人所信的教主)和好,經歷很深,震撼我心,至今難忘。不錯,世界的問題,都是由自己內在發出的問題,所以必先與自己和好,才能推己及人,以至於維護世界和平。因此,螢苑綠色的光是內歛、柔和、致祥的,對內主張講信修睦,對外不批判、不離間,與各領域同工和氣相待。

  怎樣處理難以避免的衝突?德蘭修女說:「沉默的果實是祈禱,祈禱的果實是信仰,信仰的果實是愛,愛的果實是服務,服務的果實是和平。」佛陀入滅前答弟子如何對應惡意的挑釁與攻擊,開示「默而擯之」。歷史上的偉大人格都不謀而合的宣說「忍辱柔和是妙方」,孔夫子說「吾道一以貫之」,他指的道是「忠恕之道」,忍辱是大愛大智者的表現。只要內在有正念與力量,矛盾與仇恨定能化解。

  以和平心態展開的人生是充滿感恩與喜悅的,世界不再是一個競爭為本的格鬥場,人各有異,不同特質的人走在一起,該要思想如何互補互助,取人之長補己之短,建基於真誠合作的社群也就是多元多贏的大同村。我們如此想,如此生活,也如此教養我們的孩子,社會也就多一點健康正面的種子。

  和平是愛,大愛需有大智,「智仁勇」智在前,可見智慧之重要,有云「信而不思,增長無明」。螢苑教育師法自然,也師法古今聖人大哲,大智者皆參透天地玄機,化而為策勵人心的語言文字教導經典,均值效發參學。學習聖人之教,應師其意而不師其辭,活學應用於現代的新處境。例如二百年前未有化學農藥基因食物,而今我們即要融通自然之道,對治這些因人類急功近利、短視無知而發生的諸種現象。

穿上國父的妙思

  最近讀到國父孫中山先生把政治理念設計成中山裝(我結婚穿的禮服)的闡釋 ---- 左手袖三粒鈕代表自由、平等、博愛;右手袖三粒代表民主、民生、民權;前面四袋加內面暗袋表五權(行政、立法、司法、考試、彈劾)。如果我穿上中山裝,我要伸表左袖的三和(內和、人和、天地和)、右袖的三學(學做人、學問、學解難)和表裡的五念(以人為本、自主學習、自然為師、人格陶養、生活與學習合一)。

  我試著以三和、三學和五念來表達螢苑的教育觀,也用它們來檢驗自己的教育實踐 ---- 真正的綠色教育當是富生命力、和平包容的、自然的、具創意的,能引領人類走向可持續發展的、健康快樂光明的未來的。

有關本書

  為了闡明自然學校過渡螢火蟲學苑的教育理念的蛻變與綜和,我們覺得有需要藉文字來一個梳理呈現,讓參與者及社會人士一同進入這片綠意盎然教育園地,神遊古往今來教育理想的國度。透過認識、思索、信行和機會,我們深信理想可化成現實,夢土即在當下。

  本札記收編的文章繁多,然而都能呼應著螢苑將要落實的主題理念 ---- 人本的、自主的、自然的教育觀,殊為可喜。供稿人有螢苑的啟蒙老師區紀復先生、李雅卿女士、李崇建先生;螢苑校董趙志成老師、雄仔、高山、阿米;螢苑顧問周兆祥老師、黃潔貞老師;螢苑老師一葉、海星、白鷺、清水、小草;札記編輯小苗和清風;學教團龍榮淦老師及何樹洪老師、前輩友好蘇淑蓮老師、許寶強老師、陳善美老師、袁易天先生;螢苑知心家長花香、烈風、蘋果,沒有大家認真用心看待教育這回事,不會有這本札記的集成,在此一併忱謝。

  謹以本文為紀,述說我們一眾朋友對綠色教育的夢想與執持。

  願點點螢光、涓涓清溪、蒼蒼綠林、青青翠竹、郁郁黃花、啾啾鳥鳴與暖暖人心,常住人間。

一葉 (自然協會創始人 / 自然學校校長 / 資深小學教師)